当前位置: 首页 > 城市研究 > 城市论坛

姚余栋:一线城市的大小要可控

发布时间:2017-04-01    来源:中国市长协会    作者: 字号:

姚余栋,经济学博士,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原所长。


何处寻找中国经济新动能?

首先,我们用排除法寻找一下新动能。创新很重要,但是中国人均GDP是1万美元,什么时候能把创新作为很大的动能?这可能还需要20年,需要持续不断的长期投入,这不是立刻能见效的。

那么如何创新?比如说新经济,它只占到经济总量的5%-10%。中国作为10万亿美元体量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但总量远远不够。长期的产业发展,需要20、30年才能够完成新旧动能逐渐转换,又一时找不到。

还有什么新动能?世界贸易零增长,全球经济能达到3%就不错了,即使美国经济恢复也拉动不了世界经济。

世界贸易不行,新经济还小,等不到成熟的那一天,我们的创新还有待时日,那么靠什么?所以中国经济的新动能要靠国家中心城市战略,打造“八个一线”。

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》制定的非常好,这个规划强调了中心城市,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作用。

城镇化在中国已经走到中后期,2035年我们将进入超老龄社会,就没有那么多人进入城市了。如果再集中在县级、市级试点五年,等到扩大到中心城市的时候,城镇化可能就进入尾声了,来不及了。所以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》非常好,它认同了住建部2015年提出的国家中心城市的概念,以大城市带动中小城市,结合小城镇,这个是不矛盾的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规划的轮廓已经非常清晰,要综合利用金融、土地、财税、投资、立法等手段,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、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,既抑制房地产泡沫,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。

另外,把去库存和促进人口城镇化结合起来,形成互通互联。中心城市、中小城市、小城镇一定要连成网络,提高三四线城市教育、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,落实人口挂钩,实施人口流动和分配指标。



中国需要有多少个一线城市?


我们国家已经有9个城市人口超千万,而全世界超大城市已经有36个人口超千万,我们挡不住全球超千万的城市。

众所周知,“胡焕庸线”大致划分了我国的人口分布,但是“胡焕庸线”忽略了一个问题,成都和重庆平原虽然没有海洋,但淡水非常充沛,相当于美国的西海岸,非常适合发展城市。成渝平原肯定要有一线城市,要尊重历史国情、人口分布。现在北上广深主要集中在“胡焕庸线”右边,不完全符合中国历史国情,也很难有利于中国长期区域均衡比较。

我们模拟一下城镇化,如果我们现在四个一线城市,即北上广深,每个层级8000万人,第二层级也是8000万,这样整个排下来八级城市,就是1020座城镇,容纳6.4亿人,占比也不是很高的。所以4个一线城市是不够的,不能满足中国城镇化需求,至少要有70%左右的人口在城市,这也是我们的动能所在。

所以,一定是8个一线城市。第一层级容纳1.6亿人,把国家中心城市设定好以后,下面自动生成,这样我们会有9.6亿人在城市,容纳70%的人口。



大城镇,小城镇,怎么选?


以前我们忽略了机制,不知道谁带谁,一定是中心城市带动中小城市,中小城市带动小城镇,不是反之,这个动力在这里。大家看美国的城镇化,1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,战后占26%,一直到54%,越来越向大城市集中,这是挡不住的趋势。

我们以前城镇化的选择,要么大城镇,要么小城镇,来回摇摆不定。说不定就把时间耽误了,我觉得大城市,忽略了泡沫风险,这种事往往可以避免。供地也不是解决办法,所以要想办法,要扩大单体一线。我认为,未来中国至少要有八个一线城市,这比只有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好,这样才能分担一线城市的系统风险。

据日本经济学家预测,2030年全球前15位的大城市中,中国将占9个,苏州的经济总量将会比东京大,佛山也会入榜。所以我们不能忽略自己。那么我们该到何处找新动能呢?自己的长板没发挥,或者未来的长板还在努力打造,远水不解近渴,我们为什么不抓住中心城市这个战略呢?

所以我们说,一线城市的大小要可控,因为城市太大了,泡沫就防不住了,一旦银行体系崩坏,我们可能20几年爬不起来。另外也要限制人口,这个是不得以之举。

要重塑中国新动能,发现自己真正的长板,不要犹犹豫豫找错了地方,或者找得太远。我们处于城镇化中后期,已经开始了城镇化分化,要承认这个事实,要落实国家的政策,多规合一,把中心城市做好。同时把中心城市、中小城市和特色小镇的基础设施做好,城市交通做好。就像当年打造深圳特区一样,让中心城市迅速崛起,然后辐射整个区域,这样才能建成都市圈、经济圈。

全媒体平台